行业资讯   Industry

    行业资讯 | 累计生产原油26亿吨,松辽盆地老油田发展困局如何破解?



    曾经贡献了我国陆上原油产量的三分之一的松辽盆地面临着产量下滑,其未来路在何方?
    面对我国油气对外依存度不断攀升、油气资源劣质化加剧等多重挑战,大打勘探开发进攻战、科技创新攻坚战和深化改革持久战,是增储上产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必由之路。中国石油油气资源主要集中在松辽盆地、四川盆地、鄂尔多斯盆地、塔里木盆地、准噶尔盆地等七大盆地,这七大盆地也是国内油气增储上产的主战场。
    这七大盆地资源情况、面临的困难、现实的挑战、发展的潜力、未来的愿景及发展路径又如何?今天的文章将带领大家一起走进松辽盆地。



    松辽盆地位于我国东北地区,是世界上最大的典型陆相沉积盆地之一。自1959年大规模开发以来,松辽盆地累计生产原油26亿吨,贡献了我国陆上原油产量的1/3以上,高峰期原油年产量达6000万吨,是我国重要的原油生产基地,为我国经济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
    功劳簿上,松辽盆地功勋卓著;展望未来,油气稳产依然责无旁贷。2019年,松辽盆地的原油产量占到中国石油原油产量的1/3,发挥着“压舱石”的重要作用。面对老油田开发后期的诸多困难与瓶颈,松辽盆地的“稳”与“进”意义重大,可以用时间换空间,为企业自身可持续发展和区域产业链转型升级赢得空间、为西部油田接续上产争取主动,为国家能源安全增加砝码。
    为了更加深入了解松辽盆地现状和资源潜力,破解老油田发展困局,记者走访大庆油田、吉林油田进行实地调查,与业内专家学者共同探讨松辽盆地未来发展之路。

    01. 松辽之重


    于往者,贡献了我国陆上原油产量的三分之一。于今朝,年产原油占中国石油年产量的三分之一。于未来,以时间换空间,为我国能源安全争取更大主动。
    从1959年松基三井喷出工业油流,一举摘掉我国贫油帽子的那一刻开始,大庆乃至松辽盆地就对于中国石油工业的发展举足轻重,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同年9月,扶27井试油获工业油流,进而发现了扶余油田,为吉林地区油气勘探开发按下了启动键。
    松辽盆地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典型陆相沉积盆地之一,盆地面积约26万平方千米,高峰期原油年产量超过6000万吨。自大规模开发以来,松辽盆地生产原油约26亿吨,占我国陆上原油产量39%,为我国经济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1976年,全国原油产量突破1亿吨大关,大庆油田的产量贡献就占到了一半,随后更是在5000万吨以上实现稳产27年。

    如今,大庆油田和吉林油田的每年国内原油产量接近3500万吨,占到集团公司国内石油产量的1/3以上。松辽盆地原油生产的主力地位不曾动摇,为了保障国家能源安全,松辽盆地也不能动摇。
    自然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松辽盆地的石油探明技术可采储量在各盆地排名中位列第一,是我国最主要的含油气盆地。其中,大庆石油探明储量从会战初期的22.6亿吨增长到目前的68亿吨,丰厚的资源家底是松辽盆地油气发展的底气,也是责任。
    作为重要的石油生产基地,松辽盆地尽可能保持较长时间的稳产,对于缓解国内石油供应紧张、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下游产业链转型升级以及油田自身长远发展等,都具有重要意义。
    以时间换空间,松辽盆地“稳”可以为以大庆油田、吉林油田为代表的老油田技术攻关、转型升级、深化改革赢得时间。老区地质再认识、再评价,新区、新领域的技术迭代更新,都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以时间换空间,松辽盆地“稳”可以为上产油气田企业尤其是西部油田可持续发展赢得更多主动。实现中国石油国内原油产量稳中有增,松辽盆地原油减产,西部油田是增长主力。按照各油田发展规划,长庆油田、新疆油田2025年石油产量将比2018年分别增长400万吨以上,塔里木累积增产约100万吨。西部油田新建产能需要时间,松辽“稳”的时间越长,上产油气田可持续发展的空间就越大,质量就越高。
    以时间换空间,“稳”可以为东部老工业基地转型升级更好地谋篇布局。中国石油在东北地区分布着12家炼化企业,大庆油是东北炼厂主要油源之一。随着大庆原油产量的持续下降,未来俄油将成为东部炼厂的主要油源,油源的变化导致下游产业链一系列改造升级。大庆石化正在新建年俄油加工能力350万吨的大炼油项目,锦州石化、锦西石化预计2020年将实现俄油完全替代大庆油……松辽“稳”也将为东部原油路径优化腾挪出更多空间。
    以时间换空间,松辽盆地“稳”是为国家能源安全增添砝码。我国提出“立足国内”的油气发展方针,力保2亿吨原油产量红线,松辽盆地的产量贡献不容忽视。“松辽盆地特别是大庆油田,稳产时间越久,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形势就越主动。”中国石油咨询中心专家查全衡说,“放眼未来,松辽盆地依然发挥着不可替代的‘定盘星’作用。”

    02. 松辽之难


    认识上,非常规理论认识有待进一步深化。勘探上,资源接替不足、品质劣质化问题日益凸显。开发上,油田变水田的“双特高”开发困境。
    松辽盆地的“难”,直接体现在产量的快速下滑上。2015至2018年,大庆油田原油产量从4000万吨下滑至3204万吨,平均每年减产近200万吨。同期,吉林油田油气当量产量也从571.6万多吨下滑至473.6万吨。2019年,两家努力遏制产量下滑趋势,大庆油田原油减产幅度为近5年最低,吉林油田油气当量产量实现筑底回升。

    “产量的快速下滑,有国际油价等外部因素的作用,但也暴露出自身发展的不足。”吉林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副院长李明义表示,如同滚石上山,油价助力一旦减弱,巨大惯性改变了松辽盆地的发展局势。
    这种惯性首先体现在老油田产能自然衰减上。目前,大庆油田水驱自然递减率、综合递减率分别为6.26%和3.24%。“保持这一水平已经是大庆人多年努力的成果,但对于拥有12万口油水井的大庆来说,这一数字对整体产量的影响依然巨大。”据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副院长牛彦良测算,每年仅受自然递减因素影响的产量就高达150万吨。有人感慨:“按照这样的速度调减下去,相当于一年关掉一个百万吨级油田。”
    其次,思维惯性亦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松辽盆地打开新局面。经过60多年开发,大庆和吉林两家油田形成了丰富的地质理论认识,陆相生油理论的认识突破和应用,更是指导发现了胜利、华北、辽河等一批大中型油气田。然而经验的积累,也带来了一定的思维惯性,对于擅长常规油气开发的大庆油田,非常规理论认识还有待进一步深化,开发模式、技术方案等都需要创新。
    另一大瓶颈在于资源劣质化趋势愈发明显。目前,松辽盆地北部的常规油探明率已经高达70%,常规油进一步增储的难度较大。从新增储量看,松辽盆地很早就进入了低品位为主的时代。1990至2016年间,松辽盆地低渗—致密储量占新增探明储量的75%。从剩余资源看,松辽盆地未来勘探的主体对象也是低品位资源。2017年起吉林油田新动用储量几乎100%为超低特低渗透。包括致密油、页岩油等在内的低品位资源已经成为松辽盆地油气勘探的主要对象,规模小、丰度低、物性差等特征,更是加大了松辽盆地效益勘探开发的难度。
    更为不利的是松辽盆地剩余储采比持续下降。2019年,两家油田储采平衡系数均不足1,新增技术可采储量总和小于1500万吨。新增可采储量的下降,导致松辽地区整体后备资源接替不足。
    从油田开发上看,松辽盆地老区进入了特高含水、特高采出程度的“双特高”开发阶段。仅从水驱来看,大庆油田综合含水达94%,大庆人形容是“水已经淹到眉毛了”。大庆油田开发部主任李彦兴说:“同样是控制产量递减1个百分点,要想达到10年前的措施效果,大庆油田要多付出一倍以上的工作量。”措施效果变差,不仅影响了油气产量,也为企业控制生产成本增加了难度。
    储采比失衡、综合含水率上升、开采对象变差……长长的问题清单、重重的矛盾叠加,无一不是难啃的硬骨头

    03. 松辽之盼


    从中浅层往深走,向深层天然气勘探开发进军,抓住天然气时代红利。从常规向非常规走,以改革创新打开发展新局面,踏上非常规时代节奏。
    现实的诸多困难,让外界对松辽盆地能否稳得住极为关切。但两家油田对未来发展依然是信心满满。
    “美国二叠盆地面积19.2万平方千米,1969年产量达到1.65亿吨,2007年递减为0.42亿吨,2018年再次创造了1.76亿吨的高峰。”李明义说,“松辽盆地能不能像二叠盆地一样,再攀高峰?”
    这并非痴人说梦,松辽盆地油气储量家底依然非常可观,特别是大庆油田。尽管已经开发建设了60年,但油田探区内尚有50%的石油资源及80%的天然气资源有待进一步探明。集团公司领导对松辽盆地寄予厚望:“松辽盆地剩余未动用探明储量占股份公司总量的近1/4,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另一位来自中石油负责西部成品油调配工作单位的工作人员也告诉记者,没有接到省公司加油站降低供应需求的消息,由于武汉市关闭离汉通道,市民社会活动相应减少,预计对成品油的需求量会有回落,省公司会根据市场的变动及时调整库存以及供应量。
    “虽然我们的资源禀赋差,但是只要技术取得突破,非常规也有可能成为常规,难动用资源也是可以被动用起来的。”吉林油田常务副总经理赵志魁说。据全国第四次资源评价结果显示,松辽盆地南部中浅层石油资源丰富,其中致密油资源量为9.7亿立方米。这仅是盆地南部,松辽盆地整体非常规油气资源潜力更大。
    在松辽盆地勘探技术座谈会上,与会专家普遍认为,松辽盆地北部常规油气勘探逐渐步入中后期,天然气尚处于中早期,致密油、页岩油等非常规油气资源处于早期,将是未来重要的接替领域。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副院长邹才能坦言:“页岩油对于松辽盆地来说是一个梦想,是一个好梦、美梦,可能会梦想成真。”
    认识的变化,让松辽盆地的勘探形势发生变化。从中浅层往深层走,从古龙凹陷向两边走,从常规向非常规走,打开松辽盆地深层天然气和非常规油气开发的新局面,新区风险勘探、老区再认识均有新收获,多口井获高产工业油流。
    2018年8月,大庆双68井日产原油110.4立方米,这是松辽盆地北部自1973年以来,时隔45年再次获得自然产能超百立方米/日的高产油流井,汩汩油流给大庆油田注入强心剂。“没想到我们还能打出自喷井,松辽盆地生命力旺盛。”大庆油田试油试采分公司试油大队14队党支部书记任长城激动地说。
    龙西是大庆油田的成熟探区,长期以来被认为是吃干榨尽的硬骨头。2016年,塔66、龙45等井喜获突破,大庆油田树立龙西成熟探区“满凹含油”的思想,改变“好储层不需要压裂、差储层难以获得高产”的传统思维,创新增产改造理念,落实了一批优质高效钻探目标,实现了龙西常规油勘探点到面的突破。“用非常规思维开发常规油藏,让老油田找到新出路。”大庆油田勘探事业部松辽盆地中浅层勘探项目部经理董万百说。
    一口高产井可以被看作偶发事件,多点开花则充分证明松辽盆地依然存在潜力。但要想将潜力变成发展动力,两家油田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还有许多难题亟待解决。
    专家坦言,常规理念在松辽盆地大规模找常规油气的时代已经结束。在新的勘探阶段开创新的局面,必须采取全新的理念、技术和模式。两家油田还需要做更加充足的准备,走出认知的舒适区,打破思维惯性,以更加开放、包容的姿态,大胆尝试、勇于创新,坚定迈出非常规发展的步伐。
    “既然没有成熟经验可循,我们就要自己去想办法,‘非常规’就是要不同凡‘想’。”吉林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总地质师唐振兴说,“现在油田上下也都有了这个意识:像过去一样过日子不行了,我们必须要大胆求新、勇于求变!”
    邹才能表示,当前我国部分油气田已经进入了非常规时代。面对巨量的非常规油气资源,传统勘探开发模式已经不适应发展非常规油气的要求。我国非常规油气勘探现状是理论走到了技术的前面,技术走到了管理的前面,而管理反过来制约了非常规油气的快速发展。
    以创新打破桎梏,成为两家油田面向未来的共同选择,也是必然选择。
    在理论创新上,吉林油田以“深盆油”理论为指导,重新形成了近源找油理论新认识,揭示了近10亿吨资源规模;在技术创新上,大庆油田立足于效益,持续对地震、测井等一系列技术进行攻关,为油田的长远发展储备技术;在管理创新上,吉林油田全力推进致密油一体化市场化运作,实施原油产能项目一体化总承包……不断的创新与尝试,为两家油田高质量发展带来新的期盼与希望。
    经过一甲子的轮回,我们电王发电电焊机期待松辽盆地明天更加美好,在新时代书写新的篇章,为我国石油工业高质量发展做出新的更大贡献!
    2020-01-28